首頁 熱點資訊正文

信托業最新“初評級”結果出爐,A類公司整體“縮水”

lzj 熱點資訊 2020-05-16 849 0

導讀:2019年信托行業評級初評結果為A類的公司包括:中信信托、重慶信托、華能信托、華潤信托、中融信托、建信信托、百瑞信托、交銀信托、上海信托、外貿信托、興業信托和西藏信托等。

一方面,行業評級較高的信托公司具有業績穩健、盈利模式可復制和風險可控的特點;另一方面,在行業轉型不斷深化的當下,它們也希望自身能有所作為,甚至在行業中可以起到引領示范的作用。

5月15日,有多家信托公司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確認,已收到中國信托業協會層面反饋的2019年信托公司行業評級的初評結果。

記者了解到,因為后續還有申訴期以及信托部的審批,終評結果估計還有一段時間才出來。

行業評選年年有,這一年來信托業又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監管層、行業人士心目中好的信托公司又是什么樣子的呢?

A類信托或“縮水”

記者從可靠信源處獲悉,2019年信托行業評級初評結果為A類的公司包括中信信托、重慶信托、華能信托、華潤信托、中融信托、建信信托、百瑞信托、交銀信托、上海信托、外貿信托、興業信托西藏信托等。

其中,傳統頭部信托公司中信信托、重慶信托等公司連續多年獲評A類,2019年“銀行系”亦有建信、交銀、興業3家信托公司入選。

此外,百瑞信托、外貿信托亦是為數不多的連續三年位列行業協會A類評級的信托公司。

據行業觀察人士預計,2019年初評為A級的信托公司數量應不足20家,相比以往呈現收縮態勢。

在A類公司縮水的背景下,建信信托、國投泰信托、西藏信托在行業評級中逆勢“由B升A”。

記者注意到,上述三家信托公司有一個共同點,即去年以來均進行了增資。其中:

西藏信托注冊資本由原來的10億元變更至30億元;

去年11月份,建信信托兩大股東等比例增資,注冊資本增至24.67億元;

國投泰康信托注冊資本由21.905億元增加至26.705億元亦已獲監管批復。

近日,銀保監會發布《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袁增霆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信托公司來說,新規下謀求競爭優勢,提高資本實力是必要的。無論控制過去的非標業務還是轉型后的規范化業務模式,都相比過去需要更多的資本。

行業轉型提速

總的來看,一方面行業評級較高的信托公司具有業績穩健、盈利模式可復制和風險可控的特點;另一方面,在行業轉型不斷深化的當下,它們也希望自身能有所作為,甚至在行業中可以起到引領示范的作用。

記者在近期發布的2019年信托公司年報中,找到了它們當下對行業發展的理解和接下來相關業務的規劃。

中信信托指出,新興業務在政策助推下獲得發展機遇,監管機構明確“信托公司要回歸‘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職能定位,鼓勵發展服務信托、財富管理信托、慈善信托等本源業務”的發展方向。

在平安信托看來,“三去一補”(去通道、去杠桿、去剛兌、補主動管理能力)仍是行業轉型基調,順應金融供給側改革,信托行業回歸本源,聚焦服務實體經濟成為共識。

不過,平安信托也指出,信托公司傳統的銀信通道、房地產及政信業務持續萎縮,轉型探索的供應鏈金融、普惠金融、消費金融、家族信托等業務尚未形成有效支撐,未來信托公司的盈利水平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在2019年年報中,建信信托則提出了成為一流全能型資管機構的經營目標,并以著力提升證券投資管理能力,做大做強證券業務、加強科技賦能以及提高交易撮合、客戶服務、產品銷售、投資研究等業務核心能力為戰略規劃。

百瑞信托指出,根據最新的行業發展形勢和股東要求,公司2019年制定了《2020-2022年發展戰略規劃》,提出了要建設成為全國性一流信托公司的戰略目標。為了實現行業一流的戰略目標,結合市場方向、監管導向和行業情況,百瑞信托將私募投行、資產管理、財富管理、服務信托和慈善信托作為未來主要業務領域。其中,私募投行業務向基金化和專業化方向發展,資產管理業務以標準化產品投資為核心。

重視資產質量

在中國信托業協會層面評級初評結果陸續下發的同時,有信托公司人士告訴記者,公司已經收到了另一套評級——2019年銀保監會監管評級評分的操作指引。

記者獲得的一份信托公司監管評級評分操作表顯示,對信托公司的監管評級定量指標中,資產質量的權重從56分提高到76分,而盈利能力的權重分從44分降至24分。

有分析認為,監管此舉旨在要求信托公司夯實資本質量和提高抵御風險能力。近兩年外部宏觀環境不確定性較強,業務風險管控壓力較大,個別機構資產質量變化較大。

2019年第三季度末,信托風險項目規模突破了4000億元。信托資產風險率為2.1%,較第二季度上升0.56個百分點。信托行業整體風險率上升至十年來最高峰。

事實上,過往的經驗表明,過度擴張的結果往往是帶著“不良”包袱“墜入深淵”。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做到有預見性地把風險裝在籠子里或許能夠實現“軟著陸”。

不可否認的是,對于信托業來說,盡管2019年行業業績有所回暖,但同時也是風險加速暴露的一年,從已發布年報的66家信托公司相關數據中也可以略窺一二。

以信托公司年報固有資產為例,其不良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風險負擔程度。

有分析認為,自2007年“新兩規”(《信托公司管理辦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實施以來,在行業快速發展的大背景下,有的信托公司雖然在較短時間內實現了快速激進發展,但也背負了大量風險項目形成的歷史包袱,影響其可持續發展能力。

中誠信托戰略研究部指出,從2019年年報數據來看,有64家信托公司披露了固有資產不良率指標。值得關注的是,42家信托公司固有資產出現不同程度的不良,不良率在10%以上的信托公司數量有12家,占比達到了18.75%;不良率在20%以上的信托公司有4家,其中一家信托公司不良率達到了82.4%,持續發展能力受到嚴重影響。

此外,有信托觀察人士告訴記者,2019年,計提減值損失也已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信托公司的業績。

來源:國際金融報 吳林璞

評論

愛信托_專業銷售信托定融產品且具有高返點的網站

http://www.532241.live/

|

Powered By 愛信托

返點熱線:136-1169-7714

也可微信掃描左側二維碼咨詢

微乐龙江麻将官方版 官方下载彩票 35选7第88期开奖结果 期货投资入门基础知识 东方6 1开奖规则 甘肃11选5一预测推荐 辽宁十一选五玩法 _百家乐论坛 秒速飞艇是哪个国家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