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資訊正文

地方債:回眸2019,展望2020

lzj 熱點資訊 2020-01-03 1585 0

摘  要

1. 2019全年地方債發行規模有多大?

2019年地方債發行4.36萬億,其中新增地方債3.06萬億,占比70.1%,全年新增限額基本使用完畢。

2. 各省地方債新增規模有多大?

各地區新增地方債規模分化,11個地區2019年新增發行超千億。具體來看,江蘇省新增地方債發行規模最大,為2000億元。

3. 一級發行利差如何?

2019年全國各地區平均較對應期限國債上浮27.1bp。分區域來看,新疆、吉林、遼寧和安徽4個地區2019年地方債平均上浮利率較高,均超過30bp。廣東、重慶等6個地區平均上浮利率較低,均不足25bp。

4. 發行期限有何變化?

2019年地方債發行期限明顯拉長,加權平均期限長達10.26年。

5. 新增專項債資金投向?

2019年新增的專項債仍然主要投向于土儲和棚改類項目,兩者總計規模達1.4萬億,合計占比65%。

6. 二級市場成交活躍度如何?

2018年以來,地方政府債成交活躍度明顯提升,并在2019年3月達到峰值,但隨后活躍度有所下降。

7. 一二級市場是否有利差?

5-10年期地方債大部分時間一二級利差為負,但年初和年末兩端部分時間為正。常見的5年期、7年期以及10年期地方債品種,2019年大部分時間一二級利差為負。

8. 2020年發行量及發行節奏展望?

預計2020年新增地方專項債限額2.95萬億左右,新增一般債限額9800億左右,合計新增限額接近4萬億。分時段來看,二季度凈發行規模最大,可能達到1.6萬億。

風險提示:地方債發行節奏超預

經過近幾年累積,地方債已經成為超越國債和政金債的第一大債券品種。截至2019年12月31日,市場存量地方債、國債、政金債以及城投債規模分別為21.1萬億、16.7萬億、15.7萬億和8.8萬億。因而地方債也發展為銀行、保險等配置的主要資產之一,對于利率債行情的影響也不容忽視。本文回顧總結了2019年地方債發行特征,并對2020年進行了展望。

image.png

1. 2019全年地方債發行規模有多大?

從歷史趨勢上看,2015-2019年新增地方債發行規模不斷擴大,從0.64萬億上升到3.06萬億,在地方債發行總規模中的占比從16.8%上升到70.1%,逐漸成為地方建設資金的主要來源。2015年是各省自主發行地方債的元年(之前除“自發自還”個別試點地區外,均為財政部代發),此時地方債主要承擔著置換2014年底以前的非債券形式地方政府債務,因而置換債是主要的發行品種,占到了當年發行的83.2%。2018年,隨著2015年發行的第一批3年地方債走向到期,出現了類似續期功能的借新還舊債,占到了當年發債總規模的16.0%。

image.png

2019年地方債發行4.36萬億,其中新增占比70.1%,全年新增限額基本使用完畢。[1]2019年,全國各地區共發行地方政府債券1093只,累計規模為4.36萬億。其中一般債發行270只,規模為1.77萬億,專項債發行823只,發行規模為2.59萬億。分用途來看,70.1%為新增地方債,共累計發行3.06萬億元,另外借新還舊債發行1.13萬億,置換債發行0.17萬億。2019年新增限額已基本使用完畢,全年額度僅剩224.3億,其中新增一般債額度剩余211.6億,新增專項債額度剩余12.7億。

image.png

2. 各省地方債新增規模有多大?

各地區新增地方債規模分化,11個地區2019年新增發行超千億。具體來看,江蘇省新增地方債發行規模最大,為2000億元。此外,廣東、河北、山東等10個地區2019年新增地方債發行規模也超過了1000億元,這11個地區在全國新增地方債規模中占53.6%。而貴州、海南、青海等12個地區新增發行規模較小,均不足450億。其余地區2019年新增發行地方債規模介于600-1000億。

從各地區新增專項債和一般債占比來看,山東和安徽專項債占比較高,分別為90.5%和88.9%,貴州和西藏一般債占比較高,高達90%以上(專項債要求對應項目,不納入財政預算,一般債納入財政預算,資金使用靈活)。

image.png

3. 一級發行利差如何?

2019年以來地方債發行日均上浮利率大多處于25-40bp,新疆、吉林較高,廣東、重慶較低。

總體來看,2019年全國各地區平均較對應期限國債上浮27.1bp,39.4%地區的上浮幅度高于平均值。分區域來看,新疆、吉林、遼寧和安徽4個地區2019年地方債平均上浮利率較高,均超過30bp。廣東、重慶等6個地區平均上浮利率較低,均不足25bp。

image.png

分時間段來看,2019年1月底發布了地方債發行利率較對應期限國債上浮25-40bp的規定,自此規定之后,主要是在利率行情較差的4月,平均發行利差最高。4月平均利差為34bp,較其余月份高出7bp。其中,全年上浮最高的一筆,吉林省發行的20年期專項債“19吉林24”,上浮62.0bp,也出現在4月。

image.png

4. 發行期限有何變化?

2019年地方債發行期限明顯拉長,加權平均期限長達10.26年。而2015-2018期間,地方政府債發行加權期限[2]均處于6-6.5年期間。從具體期限結構上來看,2019年發行的地方政府債中,發行期限處于7-15年和3-5年的最多,占比分別為48.6%和36.3%。與往年相比,自2018年8月廈門市發行首只20年期限專項債券“18廈門債06”以來,2019年20年及以上期限地方債發行規模明顯擴大,2019年20年及以上期限地方債總計發行6418億,占比達14.7%。

image.png

5. 新增專項債資金投向?

2019年新增的專項債仍然主要投向于土儲和棚改類項目,兩者總計規模達1.4萬億,合計占比65%。此外,資金流向較多的項目還包括收費公路、軌道交通、教育、水利等其他項目。其中收費公路項目累計募集資金1526億,占比為7%。2018年新增專項債中,投向“土儲+棚改”項目占比也在65%左右,收費公路、軌道交通等項目占比也與2019年大致相同。但是與2018年相比,2019年棚改類項目占比提升了約10個百分點,與之對應土儲類項目占比下降了約10個百分點。

image.png

6. 二級市場成交活躍度如何?

2018年以來,地方政府債成交活躍度明顯提升,并在2019年3月達到峰值,但隨后活躍度有所下降。2015-2017年期間,大部分月份的地方債月度成交金額均在1000億以下,其中部分原因是這三年地方債存量規模相對較小。從月度換手率[3](月成交量/存量規模 )指標來看,這三年期間絕大部分月份都低于3%,且有58.3%的月份低于1%。

2018年以來,地方債成交活躍度明顯提升,月度平均成交金額在3625億元,月度換手率為2.1%。2019年3月達到了峰值,當月地方債成交金額達到10013.9億,首次突破了萬億,同時月度換手率達到5.5%,首次突破了5%。但隨后,2019年4-12月期間,地方債成交活躍度有所下降,月度成交規模大多集中于6000-9000億之間。

image.png

分區域來看,各地區成交情況分化較為明顯。從成交金額角度看,安徽、貴州、湖南、遼寧四個地區全年成交額均在7000億以上,深圳、西藏年成交金額不足100億。從換手率(成交金額/存量規模)角度看,江西、安徽、青海和遼寧較高,年度指標均超過100%,而甘肅和大連較低,年度指標均低于10%。

image.png

7. 一二級市場是否有利差?

5-10年期地方債大部分時間一二級利差為負,但年初和年末兩端部分時間為正。常見的5年期、7年期以及10年期地方債品種,2019年大部分時間一二級利差為負。在有地方債發行記錄的日期中,以上3個品種對應期限“發行利率-中債到期收益率”為負的占比分別為85.4%、84.8%和88.2%。一二級利差為正的時間段主要集中于年初和年末兩端,主要是因為對應期限地方債中債到期收益率在這兩個時間段內處于年內相對較低水平。

image.png

8. 2020年發行量及發行節奏展望?

根據2019年新增地方債發行情況,來對2020年發行量進行測算。預計2020年新增地方專項債限額2.95萬億左右,新增一般債限額9800億左右,合計新增限額接近4萬億。其中新增專項債額度提前下達1萬億,一般債暫未提前下達。提前下達1萬億的專項債主要在1-4月發行,占比約90%。

從發行節奏來看,根據2019年發行,預計2020年新增專項債一季度發行8407億,二季度發行10088億,三季度發行10729億。新增一般債未提前下達,假設5月開始發,二季度、三季度分別發行6295億、3265億。合計來看,二季度凈發行規模最大,可能達到1.6萬億。分月來看,預計6、7月凈發行量較大。總發行量小于限額部分主要是考慮外債轉貸等其他用途。

image.png

從已公布用途的專項債來看,當前還沒有棚改和土儲。截至1月2日,已有河南、四川、青島、湖南、浙江等地公布了1月份的專項債發行計劃,累計發行金額為4650億元。其中河南、四川、云南、青島、新疆、廣西、深圳和甘肅7個地區已經公布了募集資金的具體投向。這部分資金總共為1931億元,其中流向市政和基礎設施建設、收費公路、社會事業的資金最多,分別占26.2%、13.9%和10.8%。

image.png

評論

愛信托_專業銷售信托定融產品且具有高返點的網站

http://www.532241.live/

|

Powered By 愛信托

返點熱線:189-1647-6921

也可添加左側微信二維碼咨詢

微乐龙江麻将官方版